欢迎来到官方网站:您的低成本投资生涯,从这里开始!
我要开户

您的位置: > 郑州新闻 >

郑州新闻

谁出卖了郑州西亚斯学院20000名学生?

发布时间:2020-06-11 03:54

  6月6日,郑州西亚斯学院多名学生反映,学校近两万学生个人信息被泄露,以表格的形式在微信、QQ等社交平台上流传。

  一名学生告诉澎湃新闻,5月31日,有人在班级微信群中发来两份“返校学生名单”,该名单涉及近两万名学生,信息具体到名字、身份证号、年龄、专业及宿舍门牌号,等等。

  “发名单的同学说,这些信息源头未知,目前已经传开了,自己也是在其他群里看到的。”该学生称,大家怀疑个人信息被恶意泄露了。其在名单中,也找到了自己的信息,“全部准确无误,甚至包括高考准考证号”。

  对此,该校官方微博在回应学生时称,已向公安机关报备,目前正在调查之中。(6月8日澎湃新闻)

  尽管现如今信息泄露案件频发,早就不算什么新鲜事儿,但这个新闻还是令人震惊——泄露发生在高校,受害者是学生,并且多达20000名学生。

  个人信息遭泄露,会给当事人带来无尽的麻烦、难以预测的风险。窃取信息、贩卖信息,最终的目的,都是以此来攫取非法利益。

  据悉,学生名单泄露的同时,已有学生相继收到部分专升本及“雅思”培训机构的骚扰电话,“对方知道准确的班级、姓名以及专业”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在郑州西亚斯学院官方微博评论区内,不少学生反映,近期接到了骚扰电话。“还有来问是否炒股的……说实话以前没有这样的情况,问了室友,也说接到了。”一名学生称。

 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臭名昭著的培训机构已经出动了,连炒股之类的诈骗分子也开始介入了。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泄露信息的进一步倒卖、扩散,会有更多贪婪的眼睛觊觎这块“大肥肉”,会有更多恶毒的黑手伸向这些涉世未深的大学生。

  每次发生信息泄露案件,人们最关心的问题都是:到底谁泄露了相关信息?具体到此次案件,就是:到底谁出卖了郑州西亚斯学院20000名学生?

  有学生认为,如此详细的名单,除了学校,“没有其他单位或个人会有”。另有学生表示,网上流传的文件名为“第1批/2批/3批/4批返校名单”,但目前学生尚未接到正式的返校通知。其猜测,可能是学校准备开学时制作了相关名单,不知通过何种途径泄露了出来。

  看来,一些学生不仅有头脑,还具有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和分析能力,不那么容易被蒙蔽、被忽悠了。现在,很多信息泄露案件,都是从内部泄露的,都跟某些单位的“内鬼”脱不了干系。

  用不正当手段获取公民的隐私信息用于商业目的,早已经呈泛滥之势,甚至出现了专门以贩卖别人隐私为业的“隐私贩子”。有的产妇刚在医院生完孩子,推销婴幼儿用品的、制作胎毛笔的商家就电话不断;有的业主刚买了房子,各路装修人马很快找上门来;中学的学生刚考完试,各类民办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就雪片般飞来……这些现象的存在,都是“隐私贩子”在作祟。

  形形色色的“隐私贩子”都有一个共性,那就是他们由于工作的便利,可以接触到很多对商家甚至是诈骗分子有吸引力的资源。他们充分利用“资源”赚了个盘满钵满,可多少无辜者的个人信息甚至是隐私被泄漏出去、正常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啊。

  医生出卖病人,商家出卖消费者,网站出卖会员……难道,有人开始连学生也不放过了吗?

  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学校的信息安全管理存在漏洞,给坏人留下了可乘之机。可不管是哪种情况,学校恐怕都难辞其咎。

  但有学生却告诉澎湃新闻,事发后,大家向学校相关老师反映情况,但校方并未积极应对,反而有学生接到辅导员电话,被要求删除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相关言论。在社交平台上、新闻跟帖里,已经出现批量的“护校控评”:“把学校名声搞臭了,你们就开心了?对你们有好处?”“每个大V下面都是你们带节奏,黑学校挺在行啊?”……动作整齐,“水量充沛”。

  这是在干什么?此地无银三百两,还是高级黑、“铁锅炖自己”?如果这些水军来自涉事学校,那么真是蠢到家了。如果不是,建议学校也报警查一查,看是不是竞争对手借机挑拨舆论,不遗余力将水搅浑、激化事态。

  对于学生的疑惑,郑州西亚斯学院官方微博回应称,已就文件信息的泄露向公安机关“报备”,正在调查当中。“据初步了解,所涉及的相关信息中并未含有电话号码。”学校会密切关注跟进,“请大家放心”。

  报警好,可以彻查信息泄露的源头,以及传播的路径,甚至可以顺藤摸瓜,将那些给学生打过电话的培训机构或诈骗分子来个连窝端。但报警并不意味着学校就可以推卸责任,更不意味着就可以置身事外。一方面,要老老实实配合警方调查,不遮掩、不应付;另一方面,也要对学生的知情权和监督权给予充分的尊重。否则,“请大家放心”就只能是一句敷衍塞责的空话、套话。

  谁出卖了郑州西亚斯学院20000名学生?必须有个交代。而斩断信息贩卖背后的黑色产业链,也要拿出真正的力度。


媒体报道